上饒新聞 首頁> 新聞 > 上饒新聞 > 社會民生 > 正文

鳳凰山

2020-09-12 09:58:30來 源:上饒日報      評論:0點擊:
  姜盛武

  團雙公路西側,團林鄉與雙港鎮南北交界處,有一座看似不起眼之山,名曰鳳凰山。鳳凰山方圓約二里,高不足百米,東瞰青山湖,西臨南珠湖,山上有一古寺,名曰鳳凰山寺。解放初期,鄰村蠻民,夜殺寺院主持,寺院香火日漸不繼,遂而荒廢。兒時放牛至此,仍見寺院山門,斷壁殘墻。時至今日,古寺遺跡仍斑斑可見。只可惜,山上原數人合抱之木,毀于大躍進煉鋼鐵之時。鳳凰山今已草盛樹稀,與周圍荒山野嶺無異。吾村古稀老人憶曰:昔日鳳凰山,四維丘陵連綿疊翠,山中古木參天,秀竹郁郁。炎炎夏日,大汗淋漓之人,進入山中林間,暑氣頓消,透體清涼;林間百鳥啼囀,石徑蜿蜒通幽;夏秋花果飄香,秋冬山泉淺唱;山寺掩映于綠擎之中,廟宇飛檐朱壁,古色古香。山僧晨鐘暮鼓,誦經縈耳,鐘聲悠揚。香客絡繹不絕,輕煙裊裊……

  相傳,古時有一富賈,專事販賣石灰,素愛散財行善。彼年,載一船石灰,掛帆過鄱湖。船行湖中,突遇大風,烏云猙獰,惡浪狂舞,四水茫茫,船身顛簸欲沉。正絕望之際,湖中突現一山,山頂一鳳鳥,急振翅飛來,雙足鉤桅桿,拽于山腳背風處,富賈急令人拋錨,于山岸避風??耧L過后,富賈脫險,正欲登岸拜仙山神鳥,不想湖中此山急速下沉。富賈急中生智,抓起一把石灰,撒于欲沉之山頂,以便作記。富賈再頷首,見鳳鳥繞船三匝,高鳴三聲,扇動巨翅,翩然飛去。后富賈回鄉,念念不忘仙山神鳥相救之事,遂打點行囊,繞鄱湖遍訪此仙山。數年后,富賈尋訪至鄱湖南岸,登上一山之頂,驚異山頂凸有白巖一具,其喜出望外,輒認此山為往日救命之仙山。富賈感遇鳳鳥相救,故名鳳凰山。富賈觀此山,坐北朝南,前有照,后有靠,呈太師椅狀,喜此山乃福地也,遂生出家之念,便傾家資,于此山建鳳凰寺,誦經念佛,行善至終。

  又傳,至正廿三年(1363年)四月,陳友諒兵圍洪都,七月初六,朱元璋率兵來救。陳聞之,撤軍回迎,巨艦聯結布陣,扎康郎山。朱分兵鎖湖口,欲關門打狗敗陳軍,遂于鄱湖東南岸,自銀寶湖至饒州城,沿各湖汊口扎九寨。因珠湖為天然水軍屯兵之處,朱將主力扎珠湖烏金汊,與馬氏娘娘擇鳳凰寺而居。鳳凰山景幽林深,可避秋老虎之酷熱;且鳳凰山距饒州城、烏金汊水寨,均不過卅里,民情軍情易知;再則朱少時曾出家為僧,或為懷舊亦然。時朱軍帥旗,插于距鳳凰山西北,不足二里之高坡,今此處曰旗桿山。吾鄉尚有民謠云:鳳凰山下插旗桿,鳳凰山寺住龍鳳,朱洪武,馬娘娘,大戰鄱湖十八年。(注:朱元璋與陳友諒大戰鄱陽湖十八年是民間誤傳,實際只有近兩月。)朱陳大戰鄱陽湖,自七月廿日,兩軍遭遇康郎山激戰,至八月廿六日朱勝陳敗,前后歷時卅七日,鳳凰山寺既為軍事指揮中心,又為朱與馬娘娘之行宮,其功非俗也。后朱稱帝,曾賜鳳凰山寺一寶,圓似球,如人首,懸于正殿梁下,百十人仰而視之,只見自面,不見他容,名曰水晶珠,鄉人俗稱“萬人頭”,破四舊之年代,此鎮寺之寶,不知散佚于民間何處,今吾村耄耋之佬,少時于鳳凰山寺拜佛,均曾見也。

  鳳凰山本為團林姜氏之宗山(今已二分為姜、夏兩村)。明初,先祖仕闌、茂闌二公,自縣城北隅東流水橋,遷居團林。仕闌公遷藕塘村;茂闌公遷鳳凰山腳下,傍南珠湖之尾,雁蕩洲汊之北而居,為七甲姜村;后仕闌公之孫乾新公,自藕塘亦遷居鳳凰山腳下,與七甲前后而居,為四甲姜村;后茂闌公曾孫坎栗公,自四甲姜村遷雁蕩洲汊之南而居,為十甲姜村。由此四甲、七甲、十甲三村,呈鼎足之形,居于鳳凰山西南,亦合稱鳳凰山姜家(氏)。團林姜氏是一家,由是家譜亦統稱《林鳯姜氏宗譜》。六百年來,鳳凰山姜氏子孫在此繁衍生息,至今已成為團林一大望族。

 


本文來源于上饒新聞網[www.868688.tw]
本文來源于上饒新聞網[www.868688.tw]

相關閱讀:

上饒日報社簡介 | 關于我們 |    新聞熱線:0793-8224621 投稿:[email protected] 業務合作:0793-8224921 舉報電話:0793-8224621

上饒日報社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備案/許可證號:贛ICP備09014908號-1.

贛公網安備 36110202000222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36120190001

福彩3d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