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饒新聞 首頁> 文化教育 > 正文

省錢有方 大學生“摳摳族”“薅”出新天地

2020-09-14 23:01:14來 源:中國青年報      評論:0點擊:

制圖:聶亞棟

  實付款1分錢的湯勺,新人紅包1塊入手的檸檬茶,簽到領券后2塊錢的拖鞋……“薅”完四舍五入約等于不要錢的垃圾袋、坐墊、手機殼、本子,一眾買家在豆瓣各“省錢小組”中紛紛跟帖“抄作業”。

  為了搶到商家每天定點放送的大額優惠券,上海電機學院的王祎“蹲守”了三天。最終,她以比原售價優惠了80元的價格拿下了自己心儀的隱形眼鏡。在她眼里,省錢已成為自己的一種習慣,經驗十足的她早已深諳“薅羊毛”之道。

  所謂“薅羊毛”,就是搜尋、利用商家的優惠信息,在網絡和朋友圈子中廣為傳播,從而為自己省錢的行為。近日,中青校媒與淘寶特價版面向全國高校大學生展開消費習慣調查,結果顯示,64.61%的大學生都有過“薅羊毛”的經歷,甚至因此而感到一種特別的快樂。

  低價好貨最受歡迎

  大學生作為無固定收入的群體,盡管很大程度上依賴于家庭的經濟支持,但他們往往更加追求自我,更加追求高使用價值的商品,“低價好貨”——實用、個性化、高性價比的產品更受到大學生群體的青睞。

  大到手機、電腦,小到掛飾、發圈,張迎坦言自己“什么都愛買”。隨著直播和短視頻開始興起,“帶貨”模式也迅速崛起。她“入坑”直播帶貨后,購物欲更加一發不可收拾。“說是為了‘占便宜’,結果一看到便宜的東西都控制不住想買。”

  “上次看到一種洗衣液的返利有10多塊錢,這算很高的了。”熱衷網購的她自稱“花錢小能手”,她了解不同平臺、不同類型、不同價位的商品有不同的折扣范圍。因此,有了購買需求后,她會通過多個獲取優惠的渠道,有意識地尋找購買“最優解”。

  調查結果顯示,45.17%的大學生和張迎一樣,會主動尋找“薅羊毛”的方式購買特價商品。在中國社會科學院工業經濟研究所近日發布的一份名為《外貿轉內銷與電商平臺數字化價值》的研究報告中,就專門對于疫情下出現的“特價經濟”現象進行了研究。報告中提到,品質消費和性價比消費越來越成為市場主流,電商平臺通過創立工廠直購節、1元購物節等活動,滿足了消費者追求“超高性價比”的訴求,掀起了“特價經濟”的新風潮。

  “‘薅羊毛’真的很快樂。”張迎在尋找最低價的過程中,常常會因為意外的折扣而感到驚喜。“大多數情況下只有個位數的返利,但有的商品偶爾會有隱形優惠券,這就是意料之外的‘羊毛’。”研究報告還指出,隨著供給方的制造能力越來越強,電商平臺能夠聚焦“極致性價比”,為用戶創造出“超級平價品牌”。

  “今晚10點,店鋪將限量發布100張優惠券,手慢無。”“滿100減30,限時搶購,點擊鏈接就能領。”短短10分鐘,肖雪所加入的“薅羊毛”微信群里便分享了4條優惠信息。400多人的大群里很少有閑聊信息,各大折扣平臺的網址和優惠金額被重點突出的促銷圖片占據了對話框的絕大部分面積,“群里你看著好像沒人說話,但實際上大家都盯著券呢。”

  參與過不少次“0點秒殺”商品的王祎也開始“修煉”自己的手速,“其實網速、用戶積分等因素都會對搶購成功與否存在影響,不過我心態很好,搶不到就算了。”她偶爾也會運氣“爆棚”,“有的時候‘撿漏’到一兩張優惠券,也能省下不少錢。”如果趕上有大促活動,活動本身的優惠券可以與通過返利平臺得到的優惠券疊加使用,她則會以超低價購買到心儀物品。

  中國社會科學院工業經濟研究所副研究員趙劍波表示,國內當下的消費大環境更推崇追求性價比,“我們應該避免社會進入未富先奢,提倡把特價經濟作為一種文化彰顯在方方面面,充分將‘儉以養德’滲透在大家的生活中。”

  錢盡其用,“薅”出新天地

  在“薅羊毛”上頗有心得的肖雪已經有了快兩年的省錢經歷,秉承著“不該多花的錢絕不多花”的信念,她幾乎每次買東西前都會用幾個折扣App進行比價,“不著急的話,就等到折扣季再買。”作為朋友眼里的“省錢小能手”,她常常收到來自同學的“請求分享優惠券”的消息,“一般情況下我都會轉發給他們,羊毛嘛,一起‘薅’才更快樂。”

  肖雪收到的“請求分享優惠券”其實是以拼購作為省錢模式的一種具體方式,有別于主要依靠搜索、瀏覽來挑選商品的傳統方式,這種拼購模式最大的特點是通過朋友推薦、湊單、拼團、砍價等社交方式來選購商品。像肖雪這樣的大學生不在少數。調查結果顯示,61.39%的大學生會通過看直播、推廣等獲取優惠券,53.22%愿意等到折扣季再購買心儀商品或使用特價平臺尋求折扣,52.41%會使用團購拼單進行省錢。這樣的群體被稱作“摳摳族”。

  受疫情影響,夏路在家宅了半年多。因為父母沒有給她過多可自由支配的生活費,半年下來,從前經常“手癢”的她發現自己現在不會輕易“剁手”了,“省錢秘訣就是‘車價’入手!”“車價”,指的是商家為了最大力度推廣商品而給出的超優惠價格。夏路在豆瓣上加入了各種“摳組”,團購組、“上車組”、閑置組……沉浸在各種“車價”中,她對于正常價格的商品不再會輕易“心動”。“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也算是更加理性了吧。”

  《外貿轉內銷與電商平臺數字化價值》研究報告認為,性價比是特價經濟的基石。消費者既要“品質”又要“實惠”的需求日益強烈,消費不盲目追求價格,注重性價比和消費體驗,這代表當下消費者務實、理性的消費觀。

  在趙劍波看來,00后作為“掀桌一代”,心中沒有品牌偶像,不再去過分追求名牌、網紅產品。在社會提倡的理性消費觀念的引導下,他們越來越注重商品是否能夠滿足品質需求。

  王祎的“省錢聊天小組”里常常氣氛火熱,“這個人發免費領護膚品小樣的方法,那個人就補一條9.9元限時秒殺的優惠信息,大家互幫互助。”根據多年積攢的經驗,她在購買商品時還會綜合比對幾個優惠平臺的優劣。比如,“淘寶特價版”對于新手來說比較友好,操作簡單,還會贈送一些無門檻的優惠券,“一淘”“省錢”等平臺則是在返現功能上讓她“薅”下了不少羊毛。

  提到省錢,陸婕開始積極地分享自己的“羊毛之道”,“除了搶優惠券,‘給好評得返現’也不失為一種省錢的好辦法,雖然每次只有3塊或是5塊,但積少成多。”短短三個月,陸婕就已經從幾個App里陸續省下了幾百元,“時間久了,我就能從牙縫里省出一條‘lo裙’(洛麗塔風格的裙子——記者注)。”

  逐漸養成消費自律

  調查顯示,54.02%的大學生“薅羊毛”省下來的錢被有計劃地攢下來或者存下來,45.98%會繼續買其他東西花掉。王祎雖然沒有為自己設下固定的存錢目標,但她每個月至少能從生活費里省出300塊,“偶爾也能到500塊錢,每個月看著余額寶遞增的數字,哪怕不花,心情也會不錯。”

  “一千可以花,十塊必須??;東西可以買,郵費必須包。”夏路對這句話再認可不過了。“把錢花在刀刃上”也是當下大學生的“省錢良方”。

  “‘幾百塊的小裙子眼都不眨,幾塊錢的郵費摳摳縮縮’說的就是我本人。”作為朋友眼里的一名資深“lo娘”,陸婕有著自己獨特的“省錢觀”。入圈快三年,總是控制不住“剁手”的她早已在“坑底躺平”,精致的Lolita洋裝擺滿了整個衣柜,“這些都是白花花的銀子。”雖然遏制不住“買買買”的沖動,陸婕卻很少“超前消費”,日常生活也是“能省即省”。陸婕積攢了不少“省錢小tips”,“比如說購買反季商品,夏天的時候低價搶購到商家清倉處理的羽絨服。”

  與陸婕相比,張迎沒有什么特別的愛好,她的實用主義“省錢觀”體現得更加淋漓盡致。除了返利的方式,“如果給家里買,可以充天貓超市卡,充值有贈送;如果淘寶用的多,可以開88VIP,一年88元但省的遠不止88元。”“9.9劃算節”當天凌晨,遠在學校住宿的她也按耐不住“囤便宜貨”的心,給家里買了四大箱面巾紙。

  家里養貓的大學生楊旎從不買單價超過2塊錢的逗貓棒,“這種消耗品每次都像搞批發一樣。”她在豆瓣小組上分享自己“好價”入手的貓咪用品,哪個牌子的貓糧超過多少錢先不用買,哪家的貓砂可以大量囤貨,這些情況她都“門兒清”。她經常以“過來人”的身份在小組中分享經驗,“沒必要買貓窩,尤其不要認為自己喜歡的小貓就會喜歡。”現在,楊旎會把更多的錢花在給貓咪買“車價”罐頭上。

  會拿省下來的錢犒勞自己的伊卓表示“省錢”已經成為了自己的習慣,“拿平時攢下來的錢去購買一些自己‘觀望’許久卻舍不得下手的東西,感覺就是賺到。我打算把省下來的錢作為自己未來的旅游經費,和朋友們一起出去看看。”

  趙劍波將“薅羊毛”總結為青年人消費自律的某種體現,“無論成長還是學習,都是自我約束的過程。對于消費,年輕人要學會面對各種誘惑時約束自己的欲望。學會自律,一個人才會成熟,從而社會才會進步。”(文中受訪學生均為化名)(中青報·中青網見習記者 劉俞希 羅希)

本文來源于上饒新聞網[www.868688.tw]
本文來源于上饒新聞網[www.868688.tw]

相關閱讀:

上饒日報社簡介 | 關于我們 |    新聞熱線:0793-8224621 投稿:[email protected] 業務合作:0793-8224921 舉報電話:0793-8224621

上饒日報社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備案/許可證號:贛ICP備09014908號-1.

贛公網安備 36110202000222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36120190001

福彩3d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