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饒新聞 首頁> 新聞 > 上饒文化 > 正文

關隘 高莊

2020-01-11 11:33:57來 源:上饒日報      評論:0點擊:
  張保華

  高莊,一個歷史煙塵覆蓋下,堆疊著故事的地方,終究有了“吹盡狂沙始到金”的時候。去高莊的車上,我是這樣想的。這個嵌在贛閩浙交界處,連接武夷山脈與仙霞山脈的高莊,這個曾因一個叫木城關的關隘,被世人稱為“江右鎖鑰,浙閩咽喉”的高莊。

  經過銅鈸山山門,沿盤山公路進入高莊的。清人陳樹著《雨中至木城關》詩中未提到過高莊,只記下:“木城雖僻遠,此行良不虛。奇峰爭絕望,瞥見心神舒。”那么,是先有木城關才有高莊吧?據資料介紹,從公元前112年的漢代,經宋代至清代,風云際會,朝代更迭,而木城關作為入閩通道,一直是邊疆重地,筑建營寨和關隘自是必然。“十里渡七役,側足徑無余”,陳樹著的這兩句詩,道盡古來木城關戰事的頻仍,山道的崎嶇狹窄。那么,高莊,應該就是木城關駐防軍民所在地,后方的給養基地了。兵家當年的滾滾狼煙早已散去。曾建窯燒制青瓷,商賈往來頻繁商業發達人氣鼎盛富庶一時的高莊,也隨著瓷土的開采殆盡,終被歲月淹沒。

  高莊不在高坡上,也無喧囂,這出乎常人的臆測。這是個寧靜的村莊,躺臥在環山的懷里。沒有想像當中的大,卻顯得格外精致。水口處,經人指點,村頭種著蓮藕開著粉荷的梯田,竟是南唐和宋代駐防官兵屯墾的營田。左邊山坡有燒制瓷器的宋代古窯,曾經煙熏火燎的痕跡,或許是被旁邊一株只剩下半邊樹皮的樟樹新抽出的蔥蘢枝條拂去?也許,這株歷經滄桑的老樟樹,就是時光之眼,見證了高莊刀光劍影中的起落和與世無爭里的平靜?南坡錯落著幾十戶民居,白墻青瓦。秀美鄉村建設下的高莊,似乎再也尋覓不到古代戰爭遺留下來的蛛絲馬跡了。及至從高莊到達木城關的途中,才發現依稀可辨的古跡。新修的關城,路面也是新鋪的麻石。修復好的宋代軍用石磨掩映在路邊的林木??粗鴫ι嫌浭鲫P隘歷史的文字,那鼓角聲聲、旌旗飄動的烽火硝煙頓時在眼前奔突起來。出得關門,眼前豁然空曠,群峰環拱,谷深林密。觀關城之下,泗州嶺古道仿若通向谷底的云深不知處。這里果然是一個設關置卡的好地方。登上三層的關樓,抬眼向東南眺望,山連綿,林層綠,秋風習習,仿佛有從遠古吹來的感覺。

  一個地方的興衰變遷,都帶有時代的獨特印記。千年封禁的銅鈸山,封禁的是山,是原始森林,人卻從未斷絕過與外界的聯系。四十年前,高莊人靠山吃山的唯一途徑,就是春季從山上采摘野茶葉,手工制作后,走出大山里的羊腸小道,到山外的小鎮集市上兜售。另外的收入,是到山外打零工。過去的高莊,一戶不夠一分冷水田,一年只種一季稻。春澇路泡爛,秋旱地開裂。高莊五百多人口,這些年外出打工的,陸續遷走的,常住人口曾剩下不足百人。

  高莊的巨變源自改革開放。銅鈸山作為國家森林公園、4A級景區,十多年來的大力開發,已經受到海內外游客的青睞,游客們不但沉醉在優美的自然景觀中,對銅鈸山深厚的人文歷史也嘖嘖稱奇。隨著景區開發的深入,沉睡中的木城關,進入開發者的視線,又被重新喚醒。舊貌換新顏的高莊,一時游人如織。人們在宋代古窯、陶藝館、思源臺、南唐演武場遺址、宋代石磨、烽火臺、公婆石、一線天、天星門、藏寶洞、羊角尖等名勝景點拍照留念,駐足觀賞體驗,想像金戈鐵馬、旌旗蔽天的烽火硝煙,感受千年古村的滄海桑田,不舍離去。 從木城關回到高莊,晚霞把群山涂抹得蒼遠厚重。松濤襲來,仿佛吶喊聲鼓角聲從關城隆隆傳來。

本文來源于上饒新聞網[www.868688.tw]
本文來源于上饒新聞網[www.868688.tw]

相關閱讀:

上饒日報社簡介 | 關于我們 |    新聞熱線:0793-8224621 投稿:[email protected] 業務合作:0793-8224921 舉報電話:0793-8224621

上饒日報社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備案/許可證號:贛ICP備09014908號-1.

贛公網安備 36110202000222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36120190001

福彩3d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