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饒新聞 首頁> 新聞 > 上饒文化 > 正文

我的黃石緣

2020-04-28 09:57:03來 源:上饒新聞網      評論:0點擊:
劉力
 
      一個人結緣于一座城,一定有令人動情的故事。
      36年前,父親終別野外尋礦、陶潛耕田、鎢礦開采的生活,安居在了長江邊的小城黃石。那年,我讀大二。我的黃石緣便由此啟幕,學生的眼光透著憧憬。黃石,該是一座什么樣的城市?
      初見只是新奇,長江穿城流過,一條黃石大道綿延十數里,礦冶、鋼鐵、建材、服裝罩著它,山湖之名很美,月亮山、東方山、西塞山、銅錄山,磁湖、牧羊湖;山湖縈腦綻城廓。
      畢業后,在牧羊湖畔的一所高校駐足。幾位老教授捎著批青年培訓教師,留下了串串回憶。上首節課,崇德先生的指點,課后恒發教授的鼓勵,記憶猶新,可惜他們都過早地離開了人間,讓我總覺得欠了點什么;課余,師生們的青春沙龍、音樂茶吧、籃球賽、春游……層層畫面中倒映出佘智、華夏、阿毛、孝申……許多人杳無音訊了,有人出國,有人去世,更多的人高就了;傍著老教授,眾人在數月間竟出版了系列培訓教材。多年后回舊地,只見校園已荒蕪,猛然間察覺到自己對那半年的留戀,也許,那便是我在黃石匆匆步履中短暫又充實的陽光記憶吧!
      也許是筆下文字之緣,入伍公務員便再沒離隊,教書、寫作便成了副業。作文轉公文,艱難可想而知。鐘樓旁一幢兩層小樓的燈光便捎上了我;一批志同道合的人聚在一起,不亦樂夫,現在流行說是“寫作班子”,新華、啟煌、中承、農墾……無數的文字在夜色中飛出,到我離開小樓,草稿以百萬計,還留下了幾本小書,如今憶起,算得上是筆巨大財富了。
      小樓故事多。每每凌晨,門衛曹師傅便送來開水、熱干面、面窩充饑,間或褲袋里還能掏出瓶大冶純谷酒;疲憊時關上門,屋內便回蕩起眾人沙啞卻含情的歌聲,還交織著人生觀博弈,最記得是同看《烏龍山剿匪記》時的激辯;閑暇登山野炊愜意連連,更有頭兒策劃上武漢游湖觀櫻,尤入夢中仙境;當然最充實的還是大學那段吮吸,進修寫作。領導開明:要想馬兒跑得快,要讓馬兒多吃草。
      人生沒有不散的筵席。離開黃石到異省工作,臨行,曹師傅語重心長:小伙子,下次就不在我這理發了……五旬李書記親自送我上崗,途中娓娓叮嚀,別時惜惜相抱。月內,接到了同事中承脈脈的信箋:辦公室的桌椅由三變二,又由二復三,沙啞的歌聲飄走了,黑板上歪歪扭扭的字沒了,只有小樓通宵的燈還亮著,似乎少了點什么,又似乎什么也沒有少……這封情意綿綿的信我一直收藏著,中承已當了領導,那片記憶則成了珍貴的回憶。
      年少不諳世事,以后偶爾返鄉,來也匆匆,去也匆匆。直到那年,父親辭世,再回黃石,一守八日。佇立冰棺前,老李書記來了,陪我站了許久許久,竟然沒說一句話,我隱隱看到慈祥眼眶中的淚珠,昔日同事大多離開了那座校園,那幢小樓,卻又步履匆匆地趕來,之后便是一句“以后多回來……”
      母親開始了她的歲月留守。每年二三次,每次三四天,這便是我擁抱小城的時光。每次每次,腳步都串一個軌跡,上窯動身,經磁湖去牧羊湖,又返身鐘樓,看看那片因并校而暫荒的校園,如今不知容顏。兩層小樓蹤跡全無,唯有樓前那顆百年老樹孤獨地立著,敘述歷史,也陪我敘述那段歲月,輕撫孤樹,思緒萬千。上窯山坡舊居無痕,換之以片片矗立高樓,曾經熟悉的黃石沒了痕跡,代之以新奇和美麗,我仍固執地拍著城市每一角,編發九聯宮微信,仿佛篤信心中對老城的固守。
      曾在長江邊踱步,江岸已是步行公園,輪渡碼頭大了些,唯那熟諳的汽笛聲,還能尋回逝去久久的滋味。心里念著許多人,看著黃石大橋,便會幻化出與父親最后一張合影;總想再去登荊山西塞懷古,總是時光匆匆;不僅是我,不僅是物是人非。曾經熟悉的朋友們,正是忙的年齡,不忍攪合,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古人尚知,吾亦應知。
      終于有一次有一天,弟弟弟媳伴游半日,他自然不好舊景不登山,于是逛進了地質公園、園博園,說是讓我領略黃石的古與今。新景新鮮,卻有陌生感。其實,我更想在海觀山的亭中,靜觀一江春水向東流,居山巔領略70年前毛澤東“騎著毛驢”也要看看的小城風景;更想倚坐牧羊湖畔的石頭,再唱瓊瑤那首《在水一方》;美爾雅附近,駐足良久,想起我第一身筆挺的西裝;月亮山坳逗留,便憶當年黃石三中校辦工廠掛點勞動的場景,還有為它寫的書,那是我出版的第一本書。黃石變了,那時的郊外林野,伊然嵌入城市,處處游園花海,鳥語馨香,歡歌笑語,那些往事,便一如煙云,飄散在我心里。
      今年返黃石,恰遇新冠疫情,宅區封閉58天。感謝科技感謝微信,終于有暇拾掇記憶,聽到眾老友的聲音,雖未謀面,卻無憾意,物資貧乏時,輾轉收到豆腐香煙,睹物思人,甚至有人欲繞崗入小區為我理發,心中陡升溫馨。更有結識的新朋友,都是些忙碌在社區、小區的志愿者,口罩遮面,言語簡單,留下了笑容、微信和樸實,及至許久仍在交流,便哼“結識新朋友,不忘老朋友……”。臨別竟有多人念及:下次回黃石,陪你看舊跡,登荊山觀西塞……這就是黃石人!
      每次離開皆不舍,不只母親,更有這座城,還有遺留城中的回憶;每次再見,都有沖動,不只母親,更有這座城,城中的山,城中的湖,城中的人,還有與長江并行的黃石大道……
      我與黃石,有種不解之緣,剪不斷磨不散,心靈深處,嵌著一縷悠悠的思念曲。
(聯系址:南昌市紅谷灘新區紅谷大廈,郵編:330038,電話:13870809319)

本文來源于上饒新聞網[www.868688.tw]
本文來源于上饒新聞網[www.868688.tw]

相關閱讀:

上饒日報社簡介 | 關于我們 |    新聞熱線:0793-8224621 投稿:[email protected] 業務合作:0793-8224921 舉報電話:0793-8224621

上饒日報社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備案/許可證號:贛ICP備09014908號-1.

贛公網安備 36110202000222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36120190001

福彩3d下载